听书 - 剑道第一仙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祥云缥缈,瑞霞蒸腾。

一座古老的神山上。

盘膝而坐的卢云霍然睁开眼眸,脸色变幻不定。

“如何?”

不远处,立着一个身着玉袍,身影瘦削的男子,面容温润如玉,眼眸深邃若渊。

正是九天阁掌教,言道临!

“果然不出掌教所料,观主根本不接受我们的条件,出手斩杀了属下的分身。”

卢云长身而起,感叹出声。

“这也算初步确定,一年前还是皇境修为的观主,如今已拥有对抗洞宇境界王的力量……”

说到这,言道临眼神微微有些恍惚。

一年前,还在玄道之路上求索,一年后,就已能够威胁到登天之路上最巅峰的人物!

轮回重修之路,果然匪夷所思!

卢云脸色阴沉道:“邓左那老牛鼻子可没告诉我们,如今的观主都已强大到了这等地步。”

言道临笑了笑,道:“无须在意这些,接下来,让阿九去见一见观主。”

说着,他转身朝远处行去,“我敢肯定,这一场和乌鸦岭有关的一出好戏,一定很精彩。”

虚空中,光雨流转,言道临的身影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。

卢云深呼吸一口气,拿出一块秘符,在其中镌刻一行字:

“阿九,该你了。”

啪!

卢云捏碎秘符。

……

“公子,果然不出您所料,有人来了。”

那一叶扁舟上,孟长云沉声开口。

远处星空中,雾霭翻腾,一道曼妙的身影凭空出现。

她身着黑暗如墨的素净长袍,幽蓝色的长发随意挽起,肌肤晶莹如雪,光洁耀眼。

她红唇似火,星眸如水,面孔如少女般精致清纯,眉梢眼角,却有一抹邪魅如妖般的神韵。

但她的眸子却淡漠冷酷,睥睨如主宰。

赫然是早在亘古时期,就威慑幽冥天下亿万众生的冥王!

苏奕不知何时已悄然起身。

“道友,我该尊称你为观主大人,还是玄钧剑主?”

远处,冥王美眸复杂,那带着一丝独特磁性的嗓音,也略显低沉,明显心事重重。

“如何称呼都无妨。”

苏奕笑了笑,道,“是言道临那老家伙让你来的?”

冥王点了点头,眼神带着一丝期盼,道:“掌教说,只有你能救我父亲。”

苏奕顿感意外,道:“你父亲?”

冥王神色复杂,道:“在我小时候,父亲把我带往九天阁修行,而从那时起,我便再没有见过父亲……”

“在我长大后,曾一次次回忆小时候的经历,怀疑父亲是遭受到了九天阁掌教的胁迫,不得不把我交出去,当做质子。”

“正因如此,我对九天阁满怀恨意,不知多少次想进行报复,找回父亲……”

说到这,冥王幽然一叹,“可这次被带回宗门后,我才知道,事情另有隐情。”

苏奕皱眉道:“隐情?”

“对。”

冥王抬起星眸,凝视着苏奕,道,“掌教说,当见到我父亲时,自然会知晓答案。而我想要见到父亲,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请……观主出手。”

苏奕不禁揉了揉眉宇,轻语道:“我倒是没想到,言道临那老东西,竟拿你来算计我。”

冥王连忙道:“掌教说了,这并非算计,而是……而是观主欠我父亲的。”

苏奕眼眸悄然一眯,道:“你父亲是谁?”

“魏山。”

冥王轻语道。

魏山!

寻寻常常一个名字。

可却似一道惊雷,轰然击在苏奕的心湖,波澜汹涌。

“这家伙……竟然还活着……”

苏奕怔怔,眼神恍惚。

魏山。

瘸子老魏收养的义子。

观主年少时的玩伴,亲如手足!

犹记得当初,少年意气,肝胆相照,死生契阔,一诺千金重。

一幕幕过往画面,如若史海钩沉,浮现在苏奕脑海中,也让他的心绪翻腾不已。

许久。

苏奕抬眼看向冥王,道:“你父亲在乌鸦岭?”

冥王点了点头,道:“九年前,父亲闯入乌鸦岭,欲夺取其中的列仙机缘,不幸被困其中。”

苏奕道:“我必带他回来!”

言辞平静,不容置疑。

冥王心中一震,绝美的玉容露出激动之色,道:“您……真的答应了?”

苏奕点了点头,心绪复杂。

他可万没想到,当初在幽冥界枉死城中所见的冥王,竟会是魏山的女儿!

巧合吗?

绝不会!

恐怕,一切都是来自九天阁掌教言道临的安排!

“观主大人,这是掌教给我的一份前往乌鸦岭的秘图,还请您收好。”

冥王拿出一块金色玉简,递给了苏奕。

苏奕眼神微妙,果然,言道临早已算准,自己不会拒绝前往乌鸦岭的行动。

他接过玉简,问道:“言道临还说了什么?”

冥王道:“掌教说,其中的隐情,等观主大人见到我父亲时,便可真相大白,除此,掌教还说,他和观主大人之间的恩怨,不会牵扯其他人,请观主大人放心。”

苏奕沉默片刻,道:“也罢,你回去告诉言道临,这次我既然来了,就是要和他彻底算算账,他若敢逃走,从今以后,这天祈星界将再无九天阁。”

说罢,他驾驭扁舟,和孟长云破空而去。

冥王心中一震,眼神变幻。

“我本以为,你是玄钧剑主的转世之身,谁曾想,你还是观主大人的转世之身……”

冥王心中喃喃,“还真是造化弄人。”

只是,为何掌教如此确信,观主会救自己父亲?

难道说,观主和父亲是旧识?

冥王眉梢间浮现一抹惘然。

她真的不懂。

只觉得,自从离开幽冥,返回宗门之后,一切都变了,就像在做梦一样。

许久,冥王摒弃杂念,重返宗门。

她要把观主的话,一字不差地告诉掌教。

……

“公子,小老可真没想到,堂堂九天阁掌教,手段竟会如此卑劣!您……您可千万别被气到。”

路途上,孟长云看出苏奕心境似有些不对劲,不禁愤然出声。

“我高兴还来不及,为何生气?”

苏奕拿出酒壶痛快畅饮了一番。

魏山还活着!

这对拥有观主毕生阅历的苏奕而言,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

哪怕明知道,此次前往乌鸦岭的行动,极可能已落入言道临的算计中,可苏奕已不在意这些。

只要不在乎,便了无牵挂。

可只要在乎,就注定身不由己。

苏奕敢肯定,在这件事上,言道临不敢骗自己,否则,他的算计注定会落空,得不偿失。

“高兴?”

孟长云一呆,不免有些困惑。

苏奕没有再解释。

他盘膝坐在船尾,拿出那块金色玉简,认真打量起来。

乌鸦岭是一座废弃的古老遗迹,据传很久以前,此地原本是一个古战场,曾上演神魔之战。

当然,传闻这些东西,绝大多数都是假的。

可就在前些年,乌鸦岭深处发生了一场剧变!

有黑色劫云如若永夜之幕,遮蔽乌鸦岭上空,久久不散。

有血色雷霆所化的长河,横亘在那黑色劫云深处,浩浩荡荡,蔓延无尽。

而每隔一段时间,便会有瑰丽耀眼的仙光,从乌鸦岭深处出现,像神虹般冲霄而起。

甚至,有仙神厮杀征战的号角声、喊杀声在天地间回荡。

这一切剧变,引发天祈星界各大修行势力关注。

但随着九天阁的力量出手,将乌鸦岭封锁之后,有关乌鸦岭的一切消息,便成了天下间一个不为人知的机密。

金色玉简上,便记载着这些机密!

正如当初卢云所言,乌鸦岭深处,出现了一桩和列仙有关的机缘。

那地方被恐怖的禁忌力量覆盖,有仙光蒸腾、魔焰燃烧,存在诸多诡异不详的景象。

别说一般修士,便是寻常的界王境人物,都无法靠近!

若是强闯,必有死无生。

九天阁的力量曾试探过,纵使是最顶尖的界王,一不留神也会被困在其中。

魏山,就是在九年前的时候进入乌鸦岭,至今不曾归来。

许久,苏奕收起了金色玉简。

“一桩列仙机缘,言道临却不亲自动手去探寻,这又是为何?难道说,这老东西另有其他想法?”

苏奕沉思。

三天后。

一个生机枯竭,近乎荒芜般的世界位面中。

乌鸦岭就在这片世界中。

一叶扁舟,载着苏奕和孟长云抵达后,按照金色玉简上绘制的秘图,很快就找到了乌鸦岭。

轰隆!

雷霆激荡,天地昏沉。

乌鸦岭山势绵延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在这片山岭上空,黑云如永夜,遮蔽天穹,一条血色雷霆长河横贯其中,浩浩荡荡,汹涌澎湃。

哪怕相隔极远,都让人感到扑面而来的压抑气息。

孟长云一阵心惊肉跳,神色凝重道,“公子,小老怎么感觉,这地方比仙陨禁区还邪乎……”

“的确很古怪。”

苏奕眯了眯眼眸。

这乌鸦岭的天地,被恐怖的毁灭力量覆盖,诡异莫测。

以苏奕的阅历和见识,都不禁凛然,意识到此行极可能会遇到不可预料的危险。

忽地,远处传来一道温和的笑声:

“老朽卢云,早已在此恭候观主大人多时。”

就见一个布袍白发老者从远处掠来,满脸含笑。

孟长云一呆,神色古怪,三天前,观主可直接把这老家伙的大道分身一脚踩碎了。

可现在,这老家伙竟又来了!

——

ps:最近更新有点拉胯,原因有很多,都和生活琐屑事情有关,一把辛酸泪,不解释了。

说点大家爱听的,嗯……争取明天多更新一些。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剑器行

飞花

漫威第一反派

青橘白衫

电影系统逍遥游

渔歌飘渺

神奇宝贝:我乃特性大师

霸王十三

超神学院之执掌诸天

撒娇的野狗

伐清1719

晴空一度
play
next
close
131美女爱做视频_成年男女免费视频网站不卡_免费耽美小说网